讀者來鴻|人生的最後一哩路

編者導言

我們很少有機會能冷靜地陪伴病人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站,因此很難理解認主報到在臨終時的整個過程,以及對家屬的心理影響。這篇來自讀者投書,以回憶的手法,細緻地描述保有濃厚傳統觀念的家人,面對父親臨終與過世時的心理情緒反應,同時也對照另一位已經替長輩(婆婆)辦理認主後,往生者臨終過程與家屬的心情。這是達摩問事處首篇用對照比較的方式,清楚說明認主報到與否的差異,對往生者與家屬的影響。我們可以看到作者如何從陪伴父親的過程,體悟生命的意義以及靈學的真諦。本篇是難得的案例分享,經由達摩黃老師請示靈界神尊後,同意在本園地公開發表。文長約5800字,閱讀所需時間:10分鐘。

因未知而害怕死亡?

死亡那一刻會是怎麼發生的?死後的世界是什麼?肉體與靈魂是煙消雲散,還是真的有輪迴轉世?死亡後靈魂會回到西方宗教所言的「天堂」,或者是東方的「極樂世界」,還是去了稱之為「地獄」的地方?不管是相信神明,相信靈學(主神),或者無神論者,這些未知或多或少都會縈繞在毎個人的內心,困擾著很多人。

往生之後去哪裡?新、舊世紀的差別

靈學給予我們的幫助是讓我們安心,讓我們知道臨終者馬上可以被主神接走。但是那是怎麼樣的狀況呢?生者無法親身體驗,或許醫學會給予我們一些徵兆讓我們驗證靈學所說的現象。一位具備專業醫學背景的朋友跟我聊到她婆婆往生的過程。她說一般人的認知是臨終者「心跳會慢慢地往下降到歸零。」但是她觀察到已經「認主報到」的婆婆,往生時異於一般人臨終的現象。當先生在婆婆耳邊說:「不要掛心、我們大家會自己照顧自己,你放心,不要再痛苦了!」說完後,她注意到病床旁的生理監視器上的心電圖儀,顯示出婆婆的心率馬上由一分鐘跳80、70下,瞬間歸零。她的內心雖然悲傷,但也認知到心跳歸零的時刻就是主神接走靈體的那一刻,如同老一輩人所說的「回到天上做神仙去了。」她的心情也較能接受婆婆走的事實,她的先生也是。

21世紀人往生之後,如果有「認主報到」的人,亡者的靈體與魂魄會直接被主神接走,大大減化傳統往生的程序。

那麼,以前的人往生後,靈體與魂魄又是經過哪些呢?傳統上,人死後,靈體要到閻王(地獄)那裏先報到,魂魄被引到牌位,供後世子孫祭祀。因此,人在斷氣的時候,要經過脫靈與脫魂魄的過程,每個人的狀況不一,所以傳統習俗都會讓臨終者斷氣後靜置一段時間,不去動大體,以便讓脫靈程序順利完成。

脫靈之後,牛頭馬面會帶著靈體,渡過奈何橋。遊地土地公會確認靈體是否安全無疑地渡橋,因為如果靈體不小心,跌入橋下的河流,靈體就會往動物界投胎。

靈體渡過了奈何橋,接著就會來到閻王爺前接受審判,在場的神尊有閻王、生死判官與解冤天官。閻王會把因果鏡打開,生死判官也會把亡者的生死簿打開,兩方資料相互對照,對照之後,發現如果靈體生前做為沒有問題而且是先天靈, 這時候閻王就會送靈體到靈界的中轉站(傳統的說法是:西方極樂世界)等待主神來接祂。主神也會在中轉站(西方極樂世界)打開因果鏡,重新審查這個靈體在人世間的所做所為,是否盡到天職。如果滿意,帶祂回靈界;如果不滿意,送回閻王處,等待閻王發落處理。

靈界還有規定,80歲過世的人不用經過中轉站,所以古人常說80歲以後過世的人,家屬要很高興,是帶紅色的頭罩,因為這不是喪事,而是喜事,往生者直接回去做神仙了,他/她不用經過中轉站。

21世紀靈界開放「認主報到」的程序,讓靈體可以迅速回到靈界。去世那一霎那間,主神直接把靈體接回去,魂魄被接回天界放在收魂區,所以靈界關閉中轉站(西方極樂世界)了。至於沒有認主報到的人,仍然按照上面所提的舊世紀方式,靈體先到閻王處報到。因此我們可以明白,經過認主報到之後,靈體與魂魄是瞬間離開肉體,被主神直接帶走,不再有脫靈過程的痛苦,肉體已經是無任何知覺,此時家屬可以進行器官捐贈、樹葬或火、海葬,這是認主報到的好處。

同時我們也可以理解,沒有認主報到的人脫靈時間比較長,此時肉體是很痛苦的,但是站在醫學的立場,又是器官摘除的黃金時間,因此在切割器官時,肉體是有感覺的,會很痛苦,但是又動不了也無法出聲了,這是臨終的人必須完全承受,而醫療人員與家屬並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痛苦。(參考資料來源:《正確理解冤親債主(2)――為什麼21世紀才有「冤親債主」與「業障」?》https://darmocc.com/2019/12/29/6247/)

經歷父親往生過程與心理的調適

相較於朋友婆婆往生過程,我想起了我父親死亡的過程。

最幸福的死法應該就是靈體與魂魄馬上被主神接走,或者是身體無病痛,無掛念地走完人生。然而,一般年紀大的人都有慢性病或是心血管疾病,通常也會受到程度大小不一的折磨,才會慢慢走到生命盡頭。先父生前的心臟血管嚴重堵塞,同時也受到高血壓與糖尿病等慢性病的折磨。他晚年常跑醫院,常常提到他自己非常害怕死亡,有時會跟我大弟說:「救救我,我不想死。」我也常看見他的意識狀態不清時,常會問我:「我在哪裡?」我就會安慰他。後來聽大嫂說,先父往生前一個禮拜,似乎預知他大限已到,於是開始唸著在外讀書的所有子孫輩們,問道:「他們全部都回家了沒?」即使大嫂觀察到這個現象,然而我母親與兄弟們沒有意識到父親即將離世的事實,當然也沒有為他的後事做任何的準備。

2014年,先父因病菌感染休克,緊急送醫院急救。當天我到醫院加護病房看他時,他的意識有點不清楚,因肺部感染致呼吸困難,也出現敗血症狀況。他看見我到時,還說:「阿妹來了。」跟我點點頭,神情算是平穩,當時我錯誤判斷以為他的情況尚可。當天我寫信給黃老師說明狀況,請主神協助,黃老師回信說:「已呈報。」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我的內心交織著兩種情緒,一方面是,看了他的狀況覺得好不捨,好辛苦喔,希望他不要這麼苦撐著,如果太苦了,就離去吧;另一方面,我又不想面對現實,安慰自己父親的情況還好,應該可以撐過去這一關。

隔日清晨,醫院打來的一通電話,打碎了家屬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。我聽到大弟與醫生談話的聲音有異,大弟一掛上電話,立刻衝出家門,我感覺大事不妙,馬上打電話給我大嫂,讓她趕緊帶著我母親去醫院,我跟弟弟們先趕到醫院看父親情況。

醫生告知我們家屬,經過心臟檢查,其中有支血管已經嚴重阻塞,另外的血管阻塞程度也很嚴重,建議做血管繞道手術。聽完醫生的說明,我馬上寫信給黃老師,詢問是否需要開刀,黃老師詢問過我的主神,40分鐘內回信給我:「你好,要有心理準備,最壞的打算。」此時家中兄弟們討論著如何處理,家母仍然猶豫不決,當時我拿到了主神的答案,我的心比較安定,我婉轉跟媽媽說:「爸爸現在很辛苦。爸爸之前說過不願意做繞道手術;現在他的神智很不清醒,也沒有辦法動手術,要考慮喔。需要讓爸爸這麼辛苦嗎?」我說完後,就沉默地在旁邊等待媽媽與兄弟們的討論結果。我當時內心的想法是最起碼不要讓爸爸的靈體因開刀受損,靈體可以安然回去。醫生耐心地等著我們的決定,最後家人決定不讓父親繼續受苦,簽下放棄急救的同意書。

這時家父被推回加護病房,父親的狀況明顯惡化,加護病房值勤醫生比我們更緊張地對我們說「可能保不住了。」我因為主神的告知有了心理準備,我跟媽媽與兄弟們說:「你們先回去準備後事,這裡我跟大弟負責陪著爸爸隨救護車一起回家。」

於是家人急忙趕回家做併廳與舖水舖,大家七手八腳地清理環境、打掃客廳,及時準備好了水鋪(一塊木心板、兩張長椅)。隨後救護車停在家門前,救護技術員協助把父親搬上水鋪,並把呼吸器拔掉。剛開始,家父臉上的表情是很痛苦的,慢慢從痛苦到平和狀態。我親眼見證脫靈過程,如同黃老師演講時提到:沒有做認主報到的人會經歷痛苦的脫靈過程。其實,我當時是很害怕,但是我告訴自己,要冷靜,要看清楚整個死亡過程,要記住父親往生的過程,於是我瞪大眼睛,仔細觀察我爸爸的神情與狀態。

老實說,像我這種投胎次數少,太久沒有投胎的老靈體,當時真的是什麼都不懂,不懂什麼是生死經驗,不懂什麼是生離死別,悲傷程度都遠低於我家人。現在回想起,我想我爸生前最擔心的應該是我,怕我單身,沒人照顧,又不懂世間情。他都要往生了,他養的這位傻女兒,真的什麼都不懂,該哭的時候就要大哭,不是忙著觀察,要不然別人會認為我不孝順。我爸知道我是真的孝順,但是別人不知道啊!我也因為這樣不懂人世間情,常常引起別人對我的誤解。

假使時光倒流,如果我懂得跟兄弟姊妹一樣用同樣的遊戲規則來生存,我的人生也不會走得這麼累。例如,家中長輩(特別是直系親屬)身亡,按照傳統規矩,子孫必須跪地嚎啕大哭,以表示思念之情。我也回想起國中時,外祖母往生,我陪母親奔喪回娘家。當我們快回到媽媽的娘家(也就是外祖母靈堂附近),母親突然邊走邊大哭起來,讓我嚇了一大跳。後來才知道這是出嫁女兒聞耗奔喪回家的習俗,俗稱「哭路頭」。結果我父親往生時,我還是沒有學會應有的「禮儀」,只會在一旁瞪大眼睛看。我更不明白家人的反應的兩極化:大哥在家父生病的時候,極度的焦慮,似乎在處理自己對於死亡的恐懼,家父往生時他卻表現正常;我大弟平時冷靜、堅毅,卻在家父往生那一霎那間,情緒崩潰,完全無法處理事情。我大弟的崩潰來自於他自責為何不能救父親。這時,我才體認到每個人對於父親的情感都不一樣。因此,毎個人必須不斷去整理自己,了解自己對死亡的看法與態度,以備面臨實際狀態時,知道應該如何面對。

因為平常主要負責處理父親事情的大弟情緒崩潰,無法處理後續的葬禮,於是我陪著小弟處理,大事由他做決定,我只擔任陪同者的角色。同時我也協助辦理往生後的行政事務,例如,死亡登記(除戶)、健保退保,遺產稅申報等事宜。由於我剛開始刻意抑制情緒,無暇處理內心的情緒,對於「父亡」有著真切的悲傷是十幾天以後的事情。我去戶政所辦理父親除戶手續,當我手中拿著一張剛更新的戶籍資料,上面只有我一個人的戶籍資料;其他的家人各有自己獨立戶籍。內心的孤獨感迎面而來,頓感悲傷,各種負面情緒湧現,才讓我真正感受到生離死別的痛,我無法抑制傷痛,獨自站在大街上痛哭了起來。

父親過往的當天下午,我還特地寫信請求主神,記得要把我父親的靈體帶回去屬於他的地方。黃老師回信是「不是你的主神帶領,各有各的主神。」那時候,我繼續寫信問:「家父靈體是否可以回到祂的來處,他的主神是否可以領走祂。」我這麼擔心害怕的原因是伯父開設一家神壇,堂姊很熱心地請了師父來助唸,我怕這樣亂唸經,會引來更多不相干的外陰,無法讓我父親的靈體順利回到祂該去的地方。每當師父開著豪車前來為父親誦經,我的情緒都很糟,很排斥,焦躁,身體也起了濕疹。因此,師父來誦經時,我都跟我母親說身體不舒服,默默走開,也默默請求主神的協助。

家父出殯前,我事先問過主神要如何做事前心理準備,主神說:「你會嚇到,不知所措。」當時我整個人的狀態是從頭到尾處在驚嚇與緊張中,但是家人看不出來我的狀況。整個儀式,特別是在殯儀館家祭的過程,從開棺到封棺,我已經嚇呆了。送父親火化的最後那一段路,我沒有跟著去。我不知道如果我去了火葬場,會做出怎麼樣的舉措,也有可能當場崩潰。於是,我默默陪著我媽等著兄弟們把父親的骨灰帶回來。

即使當下的我內心感到擔心害怕,我唯一知道的是:主神會一路保佑我平安。我仍然記得,當時颱風經過台灣,靈車與遊覽車穿越台北市中心來到第二殯儀館,一路交通順暢,沒有遇到什麼大風雨與大塞車,甚至靈車到了第二殯儀館,地上居然是乾的。等到儀式結束之後,我們上車回到家後,雨才開始落下。今天仔細回想是主神幫忙,讓我家人順利完成出殯儀式。

其實,我常因驚嚇過度而煩惱。當時也問了主神應該如何處理與面對,主神當時的回信是:「要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就會有自信,有自信就會篤定,自信+篤定就會有力量。把學習當作是累積,同時也是體驗人生的智慧。」這是主神最常對自己靈兒們說的一句話,要相信自己;這一句話也是我們凡人最常忘記的話。我們凡人往往忘記「自己才是最堅定與最密不可分的戰友」,我也是常常忘記自己。主神的意思是與其花時間想東想西,不如相信自己,回歸自己的初心,努力學習。

關於誰可以幫長輩做「認主報到」真的是因人而異

2018年年底,我常想到我爸,寫信問黃老師,黃老師回信說:「你好,經查:爸爸主神是觀音,已在2016年回到靈界主神處,放心。」所以,我爸回到主神(靈界)身邊,是花了2年的時間(人世間)。如果比較朋友婆婆往生的過程,我就明確知道我爸的主神沒有來接祂,祂是走傳統程序。至於細節,我也沒有問。我想只要父親回到主神身邊,我就可以安心了。

父親往生當天,我寫信問了老師,是否父親的主神可以領走他的靈體。主神沒有回答。現在我明白當時我沒有幫父親做「認主報到」,父親的靈體不可能馬上被主神接回去。其實,我也沒有權利可以幫我爸辦理認主報到的程序,靈界規定應由兒子辦理,家中有兄弟,而我是女兒,已經超過35歲,等於是出嫁了,更不可以干涉娘家的事情,這要等我兄弟們理解才可以辦理。2018年年底,我也幫家母申請「認主報到」,主神回說:「你好,你也擔心太多了,不急啊,慢慢來。」我家人不接受靈學,因為靈學跟他們的認知完全不一樣,他們不能接受,再加上他們已經習慣大伯家的傳統方式,雖然對大伯的方法沒有全盤接受,也都是抱持著一副「有拜有保佑」的態度。目前不是我可以去鬆動他們的信仰。

朋友幫她的婆婆辦理「認主報到」後,她們都是同一位主神,她先生不信靈學,所以她偷偷地辦好了。婆婆往生,她與先生雖然很傷心,但見證了靈學與醫學相通之處,主神一接走靈體與魂魄的同時,生命維持機器指數瞬間「歸零」,她相信婆婆已被主神接走,雖然感到悲傷卻能心安的辦理後事。

我越來越認識靈界的新規定之後,更能理解靈界的苦心,只是現在許多人仍然固守著傳統方式,所以產生了許多錯誤的認知或者是錯誤的人與神溝通的模式。靈界給予人世間的規則是很簡單的,只是人把這些規則想得太複雜,太神秘了。

從父親身上學習到的人生哲學

老一輩人常提到,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。從嬰兒出生到自己面臨死亡的那一刻,只有當事者自己單獨面對與度過。肉體的死亡,即使葬禮在怎麼豪華,庫錢(紙錢)再怎麼多,也都無法抹滅一件事情:塵土歸塵土,肉體火化之後,化成骨灰,靈體回到祂的來處。生前不管多麼富有,多麼悲慘,死亡的那一霎那間都是一樣的。我在我父親拔管後,身體溫度逐漸降低到冰冷的那一瞬間,我醒悟一件事情:物質是需要的,但不是絕對的;只要生活水準達到自己的要求,那麼,人生應該有其他更要追求的精神層次與思考自己的天職要如何達成,這才是至關重要的。更重要的是二十一世紀相信有主神,做過「認主報到」的靈體們都是幸福的,生時帶著主神的「提醒」與祝福來到人世間;死亡那一霎那間是主神帶著眾兵將前來迎接回靈界

立遺屬的重要性及生前完成財產(有形與無形)的配置:新聞媒體或者生活周遭常常聽到家人為了爭奪遺產,不僅破壞家人關係,甚至動刀等人生悲劇。因此,生前妥善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之外,同時也需要好好思考財產的安排,以免子孫為這些錢財而爭吵。父親在生前已經妥善安排毎位小孩的財產配置,所以家人快速處理好遺產事宜。我想亡者最大的福氣莫過於在死亡的那一刻,親人可以好好為他辦好後事而不會爭吵,該見最後一面的親友都到,這是給亡者一個非常好的安慰,可以好好往自己世界前進,無需擔憂人間的事情。

文末補充: 藉由這個機會,我誠摯地感謝參與本文撰寫的朋友們。文中替婆婆認主報導的案例,是一位來自觀世音神尊的靈兒,其餘朋友們協助修改文稿並提供寶貴的建議。我真誠地建議大家,靈學浩瀚,每個人的個案不同,時時與自己靈體與主神保持聯繫,正確理解與體會靈學的意涵,並且應用在日常生活,讓自己在這亂世裡,安穩地走在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上。

作者:Abigail

世紀靈學人文教育團隊 敬上

照片來源:pixabay

微靈客網站所有內容均版權所有。對於任意翻印剽竊、抄襲;任何惡意中傷、詆毀,將訴諸法律途徑,絕不寬貸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