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士德| 邪教與魔界-我的見證

為了搭配本週的主題,小編選擇達摩網一篇案例,作為實例說明。

編按: 尹先生初見老師時,憔悴而虛弱,幾乎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,老師告知他一切真相後,他接受了事實,並以無比的毅力走出了自己的新人生。 在他的觀念裏,本認為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,但沒料到他前妻所接觸的宗教團體,卻使她變得六親不認,弄得他家庭破碎! 他親身經歷了魔界的侵犯與可怕! 為了見證魔界的存在與可怕,為了不讓更多的家庭受害,當他走出新生後,他主動將自己的經歷與感受寫成這篇文章。 為了維持原文的真實性,原文照刊,並且幾乎未做修改,僅在段落與標點上,做了一些調整與修飾。 二十一世紀的修行,強調自然,不搞神格化,不做個人崇拜。這篇文章,作了最好的詮釋與說明!

我姓尹,在一間工程顧問公司上班。我現在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曾有過的一段很不堪的過去,我差點因此走上絕路,幸好在關鍵的時刻,我遇到了黃老師和向先生,經過諮詢,使我知道一切真相後,並在達摩祖師的引導下,才讓我走了出來。

與前妻交往7年,感情很好,期間並一起赴國外深造,取得碩士學位,回國後也都各自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。婚後兩人共組家庭,原以為可共渡美好人生,但是卻在一個邪教與魔界的干擾下,弄得家庭破碎。

前妻是靈媒體質,所以她有時可以看到或是感應到另一個世界的物質。她常常會有一種想要找尋答案的心境,但是又不知自己在尋找什麼,除了這點之外,她就和一般人一樣,是個體貼、顧家並忙於工作的職業婦女。

在我們出國唸書前,她有去參加一個佛教的宗教團體,我也有陪同一起去參加幾次放生的活動,在那時,我並不覺得那個團體有什麼異常。

婚後前妻也是每週固定去上佛學課,但是她的行為和想法卻在慢慢轉變。起先,她常感到莫明的恐懼,但又不知自己在恐懼什麼。她曾說在家中看到黑黑的人影,但臉看不清楚,從那時起,她的身體就一直不好、常生病,而且她的心態也開始轉變,她的想法轉變為負面思考,心中對人的不信任與仇恨也在漸漸累積,並常會因為一些不如意的小事,露出咬牙切齒的怨恨表情,隨後又會立即轉變為痛苦萬分的表情,像是在承受著身心被撕裂的痛苦一般。

由於在她身上察覺到一些令人擔心的異常轉變,我開始勸她暫時不要去上佛學課,把身體顧好。但是她的反應卻很激烈,跟我爭吵,表示就是因為自己對宗教不夠投入,才會如此,她並要求我一起去拜師、上佛學課。

為了宗教,她不斷跟我吵架,可以放棄我們夫妻多年感情,至此,我才驚訝宗教力量的強大。在受不了太太的要求下,後來我也去參加她們佛學會的聚會。某一次的聚會中,她們的師父從美國回來,我親眼見到了令我驚訝的景象,所謂的「師父」,他並不是出家人,而是一位在家居士。所有的信徒都跪在地上,信徒的雙手搭在前一位信眾的肩膀上,向師父奉獻金錢和敬禮。師父對信眾說:「如果別人看到這種景象而有意見,那是因為別人起了忌妒心」,師父說,只要信徒向他頂禮一拜,就可以免除九世地獄輪迴等等云,至此,我瞭解到這個團體不是個正信的佛教團體

然而,我卻無法靠自己及親人的力量,將太太從這個團體抽離。隨著時間變長,太太的狀況越來越差,到後來,她幾乎變成一個我不認識的人!她的外表沒變,但是心理、想法卻完全不是那個我相識相戀多年的妻子,若非與其朝夕相處,絕對無法體會其中的轉變而且我們有很多共同擁有的回憶,她都好像忘了!過沒多久,她就藉故離家,手機也不接。

在她離家後,我在家中發現一些她準備好、要寄給師父過目的催眠報告。原來她離家前,密集接受佛學會師姐的催眠,在催眠中,她以為看到了自己的前幾世,但每一世均與她的「師父」有關,這也解釋了為何到後來,她完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,要去尋找自己所謂的「人生」。

在太太離家後,我心中的怨恨與不甘心一直在蘊釀。我沒有辦法接受一個宗教團體這樣來破壞我的家庭,所以我開始遍尋高人,尋求解決方式,並勤跑宮廟去問事。但是透過這些方式,我所得到的訊息都是正面的,所有的老師都告訴我,只要我努力堅持,就會有好結果,我的太太會回頭,我也從這些訊息中,心裡一直存著大希望與大期待。但是,事實上,我一次又一次的期待,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受傷害。

為了挽回即將破碎的家,我常常唸經迴向並在家裡燒化符令,但太太離家的狀況並未改變,相反的,我自己的身體、精神狀況反而越來越差,有時甚至想一死了之。在她離家半年後,我收到了法院的傳票,原來是她要訴請離婚。當時真是感慨與傷心,自己那麼努力,想要幫她救她,讓她脫離那個邪教,卻得到這樣的回報!我真的不了解,為何那個宗教,可以把一個正常人變成那樣六親不認;不認自己的父母姊妹,與自己的丈夫決裂、對簿公堂;甚至佛學會的師姐也在出庭時做偽證,企圖影響法官的心證!

失望之餘,在一位領旨辦事仙姑的推薦下,我看完了向先生所著的「活靈活現」這本書。心中當下就有了決定,也許我可以在黃老師這裡找到答案。

見到黃老師時,她第一句話就說我的磁場非常差,甚至精神狀況已經出問題,已接近到了憂鬱症、精神分裂症的地步;她也說出了我心中的壓抑、不甘心與無法找到答案。她說如果我繼續與太太以法鬥法,將是倆敗俱傷,不但沒有得到任何好處,反而會傷痕累累。更重要的是,黃老師告訴我,我太太的靈已被換成魔靈,縱使魂魄仍有殘存的記憶,但已是身不由己,所以無論我或親人用何種方式,都無法讓她再回頭。黃老師也明白的告訴我,已經沒有任何一位神尊能改變這個事實。

儘管我曾試圖用盡一切方法,要努力去挽回自己的太太、自己的婚姻,但是現在我所面對的這股造成家庭破碎的阻力,卻是宇宙間無解的問題──魔界的侵犯。

最糟的是我過去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與「魔」相鬥,知道真相後,相形之下,才顯出自己的無力與渺小!而且我自己也即將被魔靈侵犯,因為魔靈也準備要換我的靈,那個宗教團體也在暗中對我下功夫。黃老師在我身上看到「病符」和「亂魂符」,且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至此我才真正明白自己的處境。

達摩祖師透過黃老師傳達訊息,要我先自保與自救,祂也告訴我,接下來的官司,我一定會處於劣勢。因為跟魔鬥不會有好下場!我的當下之急,必須用最快的方式結束官司,結束這場神魔之鬥,不再與對方有任何糾葛。而且必須要我自己願意走出來,再配合神尊無形力量的幫助,才能有全新的人生!

黃老師也告知我的靈格是先天靈,主神是阿彌陀佛,來這一世的目地是帶罪下凡、體驗人生,要來搜集資料(家庭、感情方面,包括友情、愛情、親情),因為碰到來這一世的目地,及面對太太,有親情與愛情,才會讓我放不下。

經過靈界神尊及黃老師非常詳細的訊息與分析,我心中的疑惑已完全獲得解答。找到黃老師之前,沒有人可以給我這麼完整的說明。我知道,當我心中的疑惑有了答案後,就是要去接受它與面對它,把心中不斷累積的怨恨與不甘心去除,否則任由心中負面情緒膨脹,將會又給魔靈可趁之機!我也知道,要把心中仇恨放下,確實不容易,但是如果不能遵照神尊的建議去做,那麼要答案又有何意義!就像去醫院看病,拿了藥,卻不服用,是無法痊癒的。神尊給了我們訊息與解答,至於要不要相信與接受,仍要靠我們自己用智慧去判斷!

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而言,我確實相信魔界的存在!自己也能認同二十一世紀的新理念,家庭與工作場所就是最好的修行道場,修行不要再走團體的方式。就像我自己的案例,碰到邪教與魔界,自己的家庭破碎、太太被換成魔靈並且成為邪教的一份子,還繼續對外吸收信徒,那是很不堪與無奈的!

就我的接觸而言,我深深感覺到,現在的邪教對外都是有組織性的擴張,他們會先觀察信徒的靈格,再決定是否吸收成為幹部,一旦決定,他們就會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介入信徒的家庭(對當事人下符和催眠),造成夫妻反目、家庭破碎,碰到這種情形就算走上法律途徑也無法保障自身權益,更不用期待法律能對邪教組織做出任何制裁,所以黃老師強調二十一世紀最安全的修行方式是靠自,由自己的主神來協助與開悟。過去傳統修行方式,過度依賴師父,容易造成個人崇拜,師父被神格化,師父所說的話變成不可違逆,師父可以掌控信徒的婚姻與家庭,以這種方式修行,生活不會過得更好,反而迷失了自己。

沒有接觸到被邪教與魔界牽引的人,很難想像他們的情形,他們外表上沒有異樣,照常上班,同事朋友不易察覺任何異常,但是它們都對家人凶悍、不認自己先生、父母親、兄弟姊妹反而稱師父為爸爸,師姐為姊姊,對師父的指示唯命是從,對家人的忠告不屑一顧,以下是我所觀察到這個邪教欺騙信徒的一些手法,如果你接觸的宗教也有這樣的情形,請你務必小心,衷心希望不要再有任何受害者,不要再有任何家庭因此而破碎!

  • 不會一開始就要你奉獻金錢,常會告知你有佛緣,如果你加入他們一起修行,可以開天眼,藉以吸引信眾。
  • 將信徒分為數個等級來上「佛學課」(放光碟),但嚴格禁止上課內容外洩。
  • 販賣法器,如水晶、象牙、佛珠、天然淨水(號稱可淨化磁場,實際上可能在水中下符,以控制信徒)。
  • 要求信徒將每天的功課-唸經及持咒的次數記錄下來,並以email寄給當地道場負責人,再統一寄給師父。要信徒將自己的起心動念記在筆記本上,由師父批示。(藉以瞭解信徒狀況)
  • 慫恿信徒到「總部」閉關,短則數週,長則數年。(有可能在道場被催眠和換靈)
  • 要求信徒打坐、修空、觀境界,以渡化自己天上的家人。
  • 請信徒每天先清附身(清除吸附在肉身和原神上不好的磁場),再打電話請師兄複查,再來以網路和電話播放所謂「師父」的原神開示。(2009/2/13 )

封面照片,向立綱行書〈悟〉《心靈藝術美展圖錄》2015:頁50

內文照片:史忠貴油畫〈荷塘驚夢〉《心靈藝術美展圖錄》2015:頁23

(新世紀靈學人文教育工作團隊整理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