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士德|與魔對抗的心路歷程與心得

宇宙是如此的浩大,人類是如此的渺小

看不見的,不代表不存在

我看不見風、但風卻是存在的

我看到了生命的奇蹟

我見證了不可思議

  • 版主序:

近半年來,黃老師看到許多「卡魔」的實例,看得令人悚然心驚,也令人唏噓不已。 卡魔的人,若是未能警覺而任令發展,到最後都變成了精神錯亂,有的還有自殘、暴力傾向。甚至以自殺或殺人的方式收場。因為當事人的本靈已被換成了魔界的靈,當事人已經不是原來的自己。這種現象,科學無法驗證,醫生也無法判斷,當然,這也不是醫藥可以治療的,西醫充其量只能暫時壓抑症狀,但無助於情況的改善。 絕大多數卡魔的人,都具有靈媒體質,並且是先天靈。此外,卡魔一定是個「漸進」的過程。一個人的原靈要被完全換成魔靈,至少都要三、五年,有的甚至長達十幾或二十年以上,固然也有少數人再很短的一、二年內就被突然換成魔靈,但事前都有徵兆可尋。而且只要在本靈未被完全撤換前,都有挽回的機會。本篇文章的作者三十餘歲,她在2007年5月26號來見老師,6月5號即請老師化解處理驅魔。7月11號,她再來看老師時,已是容光煥發,全身散發著一股自信、青春的氣息與活力。家人、朋友與黃老師都為她感到高興與欣慰。 由於當事人感慨自己的「重生」,希望能藉著自己的現身說法,一則讓大家分享她的喜悅,再則能夠幫助更多與她相同經歷的人。

  • 與魔對 抗的心路歷程&心得:

『魔』,就只有在西方的電影裡聽到過,西方才有的驅魔,在東方常聽到的就是惡鬼、陰魂,這些字眼,光聽就已覺得很可怕了。沒想到有一天,我竟會和『魔』扯上關係。

小時候,我總是可以看到庭院的矮牆外,有好多黑色和白色的人型走來走去的,因為看不到五官,所以我知道那不是人,所以也不會覺得害怕。長大後,我到外地唸書,在租屋處,那黑色的人影又出現了,不同的是他們看來更凶,體型更大,手上還拿著武器,感覺上是要來對付我的,他們常將我從半夢半醒中嚇到都站了起來。前幾年,那黑影又出現了,他們每天晚上都來騷擾我,因為一籌莫展,也只能任由他們去了。有一次,我受不了了,就張開眼睛看他,離我大概只有15到20公分的距離,我看到他黃色的眼睛及臉型,但都是黑黑的,沒有五官,而且一下就消失了。後來那黑影越來越來勢洶洶,我甚至夢到和他打架。長久以來,我心中總是有疑惑,為什麼電視電影上都說陰魂可以看到臉、五官,但我看到的總是黑黑的?

當我在唸書租屋處看到那黑影後,就生了一場大病,還住院開刀,之後身體就每況愈下了,頭痛、眼睛不舒服、脾氣不好、常有一些可怕的心念出現,後來被醫生診斷為免疫系統有問題,需要長期服用秋水仙和類固醇,醫生還說那個病最嚴重的是會使我的眼睛瞎掉。

我母親很擔心,透過易阿姨見到了黃老師。當黃老師握著我的手說:「你的磁場很特別,你知道嗎?」我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但我心中想著:「所有倒楣和不順的事都給我遇到了,應該說是天生帶『衰』的體質吧!」隨後黃老師說出了所有我身體上的不適感覺,而且說的實在有夠精準。連我看到些什麼,她都知道。最後她說:「你這就是卡魔」!

『魔』??

『魔』是什麼東西丫!哇哩勒怎麼會這樣?

不過她終於解開的我多年的疑惑了,我也終於了解為什麼我看到的都是黑黑的人形了。魔從我的頸背進去,所以我會頭痛,眼睛不舒服。還好我只被換掉30%,老師說我還有救。由於老師描述我的感覺與情況太過精準,當下我就完全相信了她,而且毫不遲疑的就約定了驅魔的時間。

當老師幫我驅魔時,我清清楚楚的感覺到魔離開了我的身體,我感覺到一波波從黃老師手中灌給我的氣,以及魔離開我的那股氣。

要謝謝好多的人:達摩祖師爺、黃老師、向先生、易阿姨、殷先生和我的母親,尤其是我的母親,她真的是一位慈愛和善的好母親,願意相信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,也陪著我一路辛苦走過來。

不到幾天,我感覺到我的病全都好了,更神奇的是我眼睛的近視度數也突然降低了許多,謝謝黃老師的諄諄教導,向先生的細心解說,還有易阿姨和殷先生的熱心。

驅魔後約兩三個星期的一天晚上,在半夢半醒中,我感覺到窗戶和床舖都在搖晃,我醒來想著這個地震不知道會搖多久,看一下床頭櫃,卻看到了黑色的人影。心中一驚,怎麼魔又來了啊?!我口中直唸著守護主神名號,才一下子,窗和床都不搖了,黑影也消失了。再幾天後的一個晚上,我感覺像是被壓床了,不能動彈,我想轉身看他,看他到底是要怎樣,我口中唸著主神名號,感覺就消失了。我心中感到不安,打電話給老師,原來只是我的「靈」在和我玩,我放心了。之後又發生了一次,我就懶的理他(我的靈)了,因為我很想睡。

一路走到今,我發現靜坐是一個很好的修靈方法,可以讓自己的心境更穩定,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,當調整好自己的氣場,就可防護病氣和邪靈的入侵,靜坐時我給自己一個方向和目標:「由戒生定,由定發慧,定慧等持,始能直契菩提。」起心動念也很重要,起心動念會影響到氣場,氣場會吸引相同的氣場,所以要一直保持在正向的思想上和感恩的心,有一點更是非常的重要:「對自己的主神要有信心和誠心,相信你的主神給你的安排」。

堅定的信心、相信自己的主神、了解自己的因果,我完全知道了自己這一世的功課。我相信只要努力做好功課,最終我的主神會來接我回去,而且死亡並不可怕,屆時「我」就會像蝴蝶一樣,飛離禁錮著「我」的肉身。

〈案例 黑衣人〉 問事諮詢的過程

二○○七年五月二十六日,一位三十餘歲的范小姐,由母親陪同來看老師。

老師:「妳的磁場很不對勁,妳知道嗎?」

范:「我有感覺,知道自己的身體已有狀況,腰會酸,眼睛也不好,醫生說我的免疫系統有問題,給我一些類固醇的藥,他們說我可能要吃一輩子的藥。」

老師:「妳是靈媒體質,還有『陰陽眼』,所以有時候可以看到一些『東西』。」

范:「我從小就可以看到一些『東西』。但我不知道這就是『陰陽眼』。」

老師:「妳的身體有狀況,眼睛不好,運勢也一定不好,因為妳被魔界選上。妳的情緒 不穩,發起脾氣來,兇得怕人,其實那不是妳本人,妳沒感覺嗎?」

范:「有感覺,有時候知道不是自己,但控制不住。」

老師:「魔界正在換妳的靈,妳的本靈會抗拒、拉扯,所以妳的身體會有極不舒服的感 覺,但又說不出所以然來,無法形容。魔界是從妳的頭部鑽洞進去妳的身體,所以妳的眼 睛會有問題。在剛開始鑽洞的時候,妳還會聽到吵雜的聲音。」

范:「前幾年曾經如此,老覺得腦袋有劇烈的聲音,這一兩年就沒有再聽過了。」

老師:「從頭部鑽洞,會影響妳的視神經,所以眼睛會不好,視力會受影響。妳應該還 會有頭痛的現象。

范:「前幾年很嚴重。」

老師:「鑽洞的時候,還會影響到腦波,所以會頭痛,洞鑽好了以後,頭痛的感覺就會 舒緩。」

范:「那我不是免疫系統有問題了囉?」 老師:「不是,而且妳還會有心臟不適的感覺。」

范:「對,有時覺得胸口糾結在一起,不能呼吸」。 老師:「妳晚上也都睡不好」。

范:「是的,晚上半睡半醒的時候,常會見到全身漆黑的一群人,一批來,一批又走。 他們常在我房裡繞來繞去。但又看不到他們的面孔,祇能在近距離的時候,看到兩個眼睛。」

老師:「那是魔靈,妳的本靈已經被魔靈換了三分之一。」

范:「但是在黑衣人走後,又常會來一批白衣人。」

老師:「那是神尊,以及妳自己的主神。」

范:「為什麼會這樣呢?」

老師:「妳是先天靈,又是靈媒體質,還帶有天命,所以妳的主神來看你,讓魔靈不 敢太肆無忌憚,要不是祂們在旁保護,妳到今天何止才被換掉三分之一,妳怕早就已經瘋了。」

 

資料來源《活靈活現 第二部 人鬼之間》頁194-199

封面照片: 史忠貴油畫〈靈性空間〉《心靈藝術美展圖錄》2015:頁22

內文照片: 攝影師Tsu 於〈心靈藝術美展現場〉

新世紀靈學人文教育團隊 敬上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